当前位置 主页 > 独轮微耕机 >

一幅NFT数字画6935万美元一条推文以NFT形式拍出291万美元…… 火

2021-09-09 05:32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118图库118论坛,一幅NFT数字画以69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5亿元)的拍卖价成交;“推特”创始人发的第一条推文(5个单词),以NFT形式卖了29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71万元);詹姆斯灌篮视频NFT卖了20.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4万元);一块41216平方米的虚拟土地以57.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8万元)的价格售出

  这一桩桩看上去不可思议的交易,都是近3个月真实发生的。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画、推文、视频还是虚拟地块,都以NFT的形式拍卖或出售。

  翻查媒体报道和百科资料,基本可以看到这样的解释: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简称,意思是“非同质化代币”,是由区块链技术加密的数字资产,具有独一无二、不可分割的特性。

  作为一位乐迷,陈百万最初知道NFT,是今年2月法国传奇电子音乐组合——蠢朋克乐队(Daft Punk)解散的时候。当时有消息说,乐队刚宣布解散,美国演员、歌手林赛·罗韩就在网上卖Daft Punk主题的NFT,赚了1.5万美元。

  之后,特斯拉/Space X创始人马斯克女友、歌手格莱姆斯的10件NFT画作在20分钟内卖出了580万美元,接着,马斯克也宣布,要以NFT的形式出售自己的一首歌

  为了弄明白这个NFT到底是什么,陈百万读了不少文章,但还是觉得不清楚。为此,4月8日,他把自己去年写的一首歌发布到了目前最火的NFT平台OpenSea上,决定将其转化为NFT,通过实操了解NFT。

  发布NFT并不复杂,首先需要挑选一个NFT平台,然后将作品上传到这个平台,进行数字资产认证转换成NFT,并生成一个代码,作品的来源、售价、转卖等信息都被记录其中。

  让陈百万略感意外的是,发布NFT不是免费的,需要先支付一些代币才能发布。由于NFT平台主要基于以太坊架构,所以,以太币(ETH)是最通用的虚拟货币。陈百万登陆的NFT平台用的就是以太币,于是,陈百万先想办法买了点以太币。

  以太币很贵。陈百万买以太币的时候,1个以太币价值人民币1.3万多,好在,发布一个NFT只需要0.04个以太币左右。

  发布要花钱,转账也要花钱,虽然不同平台相互转账方便又快捷,但转账手续费不菲,每转一次,手续费4美元左右。

  撤销也需要钱。OpenSea和Rarible是目前比较大的NFT交易平台,最初,陈百万把歌发到了显得更炫酷的Rarible平台,但因为不满意封面,重新做了一版,就把原来发布的撤掉了。没想到,撤销花的钱跟发布花的钱一样多。

  最终,陈百万把歌发在了NFT领域最大的交易平台OpenSea上。这一趟实操下来,几百块人民币就没了。

  Beeple(b.1981)《每一天:前5000天》,NFT(jpg),21,069 x 21,069像素,2021年2月16日作,独一无二。此作是耗费5000多天创作而成的巨型拼贴作品。图源:佳士得NFT是“令牌”?

  “很难用文字解释清楚到底是什么NFT。”陈百万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不过,在他看来,“token”一词,比起“代币”来,翻译成“令牌”更好些,“NFT里暗含了加密信息,可以验证接入者的合法性。以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的NFT为例,购买了NFT,就可以凭NFT下载数字专辑、获得Kings of Leon新专辑的限量版黑胶等。”

  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上海散列信息科技合伙企业创始合伙人高承实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NFT的体现形式就是一串数字,类似于虚拟数字货币账号的私钥。

  “如果要通俗并且准确地理解什么是NFT,我给出的解释是:在一个小圈子内对具有唯一性事物的确权证明。这个小圈子,目前就是区块链圈子,或者再狭义一些,就是所谓的币圈。”高承实说。

  在高承实看来,大众难以理解NFT很自然,“其实,不仅仅是NFT,整个虚拟数字货币或数字资产,无论交易操作还是认知门槛都比较高,这一点会随数字世界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得以改善。”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NFT早在2017年就“出道”,但过了差不多4年,才进入大众视野的缘故。

  我们都应该都听说过比特币、以太币,这类加密数字资产每一枚都是相同的,相互之间可以等价互换,交易时也可以拆分,被归类为同质化代币。但NFT却不可互换,更不能拆分,每一个NFT都是不同的,因此被称作非同质化代币。

  高承实说,相较于同质化代币,NFT的创新之处在于提供了一种标记原生资产所有权的方法。

  Beeple(b.1981)《每一天:前5000天》,作品局部,图源:佳士得高价是炒作?

  在不少区块链专家们看来,与比特币已达到可完成支付结算的功能不一样的是,NFT显然不是为了支付结算而来,它的出现就是为了“确权”。

  这也是NFT被热议的一点。通过NFT形式购买的数字作品,买家只拥有所有权,而其他人依旧可以在网络上随时浏览、复制或下载这幅作品。

  比如,佳士得4月拍出的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是一个316MB的JPG文件,但买家花近7000万美元高价买的只是一个“确权”而已,其他人仍可以浏览、下载、保存这个文件。

  对此,高承实告诉晨报记者,最初听到《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拍出如此高价时,确实意外。“或许这件作品真值这么多钱,但在我看来,炒作的成份更大。”

  高承实认为,NFT从2017年出现至今也已经几年了,之所以今年才火起来,“我的理解是币圈缺少故事和话题来引爆。”

  事实证明,一桩桩近乎天方夜谭的NFT高价交易,的确成了媒体及大众热议的话题,本来仅限于区块链币圈的NFT,也成功“出圈”了。

  “区块链币圈就是一个需要不断讲故事的场域。这些故事肯定会存在有价值的内容,但更多是投机者在兴风作浪和浑水摸鱼。” 高承实如此表示。

  对此,高承实认为,无论在虚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NFT的确有其存在的意义。

  “无论是数字世界,还是物理世界,都存在大量唯一且不可分割的资产需要可靠的表达方式并作为其价值载体,而原来的技术手段,包括区块链早期的代币技术并不能够很好地完成这一任务。” 高承实称,相比较于传统数字资产,由区块链技术加持的NFT可以确定数字资产的所有权,相当于数字资产有了独一无二的“身份证”,“无论是流转还是交易,大家都可以凭借其身份信息判断其是否是原件,还是伪造或仿冒的资产。”

  也就是说,如果被制成NFT,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据公开透明、全程留痕、不可篡改等特性,人们可以随时追根溯源,自行验证NFT的真伪。

  “对于买家而言,由原作者验证并出售的作品代表的是一段历史。作者的验证是对一段历史的锚定,NFT出售之后,历史由此开始流通起来。并且,可以通过NFT上存储的信息,追溯它的过往。从理论上来说,每次交易都会留下记录,购买者也是参与历史。这段历史还会随着NFT的不断流通而持续升值。”陈百万说。

  一直以来,艺术家作品一旦售出,很难在之后的历次交易中获得回报。但借助区块链可追踪的特点,NFT创作者可在作品每次交易时获取一定比例的费用。在NFT创作之初,原作者可先设置一个版税标准,目前市场通行的标准是10%。这意味着,任何NFT数字作品的每一次拍卖和交易,其原作者都能得到交易额10%或按照初始标准结算的版税。正是这一点,激发了更多创作者进入NFT领域。

  Beeple(b.1981)《每一天:前5000天》,作品局部,图源:佳士得万物皆可NFT?

  根据 NonFungible 的统计,今年 1 月 1 日,NFT 市场的单日交易规模仅有 42.47 万美元。但到了 3 月 8 日,这一数值已经达到 441.01 万美元,翻了 10 倍左右。此外,2020年年底NFT的市场价值相比2017年增长了705%,达到了3.38亿美元。

  对此,高承实接受晨报记者访问时称,目前NFT主要存在于电子或数字类艺术品领域,未来也极有可能与传统艺术品连接,甚至还有可能与万物相连,但要实现这一点,仍有诸多挑战。“NFT与传统艺术品连接,或与万物相连的时候,就需要更多的制度安排和保证,而不是像目前的纯电子或数字类型的NFT,其交易和确权,甚至交易对价的载体本身都是在区块链的小圈子里。”

  高承实进一步举例称,比如NFT要对标齐白石的一幅画或北京的一幢房产,那就要通过线下的法律法规制度安排,将NFT与这幅画或这幢房产对应起来,“类似我们在期货交易所或证券交易所买卖期货和证券一样,也是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使得我们买卖的期货和证券能够对应到现实生活中的特定类别、质量和数量的大宗商品或某个股份公司的确定的份额。”

  在高承实看来,NFT要进入百姓日常生活,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距离,“一是能够NFT化的内容要相当广泛,大众对NFT要有足够的认可度,NFT对日常生活有足够的渗透率;二是相关的法律法规制度保障要基本完善;三是NFT的操作要更加友好,理解也更加简单。”

  以自己在NFT交易平台的操作经历,陈百万也认为,NFT短期内不太可能进入日常生活。他告诉晨报记者,自从那一次“实操”之后,自己没有继续玩NFT了。汕头餐饮加盟多少钱

  •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