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封葱机 >

揭秘长安街华灯班:“鹰眼”监测6000多盏灯 高空作业车上站数小

2022-04-10 02:52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徐焱 秦胜利)每到夜色降临,北京长安街广场6000盏华灯竞相绽放,顿时一派火树银花,流光溢彩,引得无数游人赞叹不绝、流连忘返,也给首都北京增添了光彩。国庆节当晚,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专程探访了这些点亮长安街华灯的人——国家电网北京市电力公司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生产一线班组华灯班,听他们讲述北京绚丽夺目的夜空如何被妙手点亮。

  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监控室,在这里可以监控到整个长安街每一基华灯的即时信息 摄/记者 曹博远

  10月1日,记者来到位于左安门桥南的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这个中心管理着北京中心城区(主要是四环以内)的路灯照明区,我们探访的主角——华灯班就是这个中心的一级部门。

  华灯班现员工只有15人,员工平均年龄30多岁,普遍学历大专以上,都是华灯养护检修方面的人才。

  除了广场、东西长安街上253棵灯杆、6000多盏灯烛,还有一个“中字型”的、被称作首都核心区的、几十条大街小巷的照明维护保障,这么多的任务全都落在了15人的“华灯班”的身上,他们能照顾的过来吗?

  要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首先就需要有一双“鹰眼”来发现出故障的路灯。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党委书记李之彧带记者走进了管理中心的监控室,在这里可以监控到整个长安街每一基华灯的即时信息,一座长十米左右高三米的电子显示屏基本占据了整堵墙的面积,路灯启闭、照明安全的监测都可在这个监控中心一目了然。在广场和长安街沿线基华灯的分布图上可以看到每一基路灯的俯视图,图上每一个点就代表一盏光源,可以说,这个监控室就是华灯班的“鹰眼”。

  李书记提醒记者,一个点就是一盏光源,一基路灯多的可以有十多个灯源。通俗的说,就是一根灯杆上的每一盏灯源出了问题,监控室都能准确地知道具体编号的某一基路灯的哪个零件出了问题,监控警报发出后,华灯班的维护师傅最快五分钟便能赶到现场,对故障路灯进行维护操作。

  在这个大显示屏的右侧有个小屏幕,上面写着今晨计划开灯、关灯以及今晚计划开灯的时间,李书记告诉记者,开灯与关灯时间基本与日出、日落时间相同,但在极端天气下也会有所调整,而这些灯的启闭都在这个监控室里操作,真正实现了“万盏路灯一键开关”。

  10月1日晚,华灯班工作人员在高空作业检修车上对灯具进行巡查摄/记者 曹博远

  10月1日晚,记者与华灯班党支部书记宋晓龙一起参与国庆当天值班的巡检任务。据宋晓龙介绍,国庆期间属于“特检特巡”,首先要确保安全。国庆长假长安街地区游人流量大,风也特别大,这两天主要检查灯球及防坠网有没有松动的迹象或脱落的风险。灯球从地面看好像没有多大,其实一个灯球的直径有半米以上,都是玻璃制品,如果脱落就会危及到游客的安全;此外,还要对所有的灯具进行巡查,当后台监控发现某个路灯出现问题,巡查人员得到消息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维修。

  “华灯班每次出巡都开着具有升降功能的高空作业检修车,今天这辆车最高能升高20米,而华灯的高度一般是13米。”宋晓龙告诉记者,升降平台上升下降的过程都很平稳,但是升到高处时若遇到大风会摇晃的很厉害,在路面上感觉是微风,但到了上面就得有5、6级风。记者与一位工人师傅一起登上升降平台,升到与华灯同高时,风可将头发吹起,而在地面几乎感受不到风吹。

  宋晓龙告诉记者,这个升降平台也就容得下两个人站立,而华灯班的同志有时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每年九月底前要对长安街沿线所有华灯进行检修、清洗,为减少对城市交通的影响,华灯班的工作时间安排在早晚高峰之间的10点到下午4点,那就意味着酷暑时节最热的时段,工作人员顶着烈日在平台上挥汗工作;而到了冬天,零下十多度的广场上寒风凛冽,往往是平台刚升到顶,工作人员的手就已经冻木了。“小小升降平台让我们一年四季领略北京最严苛的各种气候,但是没到夜晚降临,看着一盏盏的华灯初上时,再多的幸苦也就不放在心上了。”宋晓龙感慨道。

  华灯绽放长安街,至今已经近60年了。如今,华灯已经与广场、长安街等,成为首都北京代表性景观。每逢节日,华灯全部开启,十里长街和广场就会一片火树银花、流光溢彩。

  据李书记介绍,在1959年国庆十周年前夕49码澳门华灯与首都十大建筑同步建成。参与设计的单位有清华大学建筑系、北京市建筑设计院、北京市照明器材厂等,最终的灯型是周恩来总理在上报的十几种灯型方案中亲自选定的,广场的华灯是9球莲花灯,而长安街两侧的华灯则是13球棉桃灯。

  华灯正式启用时采用的光源为白炽灯。国庆35周年庆典前夕,华灯光源经历了第一次更新换代,由自镇流高压汞灯替换了白炽灯,并在球灯下加装了投光灯。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华灯只在重大节日才全部开启,主要是作为景观照明。1999年,在建国50年大庆前夕,华灯的使用管理作出调整,过去只有重大节日才全部点亮的华灯,改为每周末开启。

  2006年至2008年,当时的北京市路灯管理中心对华灯光源进行了升级改造,将450瓦自镇式汞灯换成85瓦的电磁无极感应灯。

  随着技术的进步,华灯从最初的500瓦、1000瓦的白炽灯,到450瓦自镇式高压汞灯,再到85瓦电磁无极感应灯,光源功率虽一降再降,但亮度不但没减少反而还得到了提高。

  2009年,北京长安街改扩建的同时,长安街华灯也进行了全面改造。西单北大街至大会堂西侧路,随着长安街向南拓展,道路南侧29基华灯整体南移17.6米,同时新增华灯4基,2022-04-09常州市十七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一次主任会议 听,至此,长安街华灯总量达到253基。据了解,每一盏华灯都有自己的“户口”,灯泡的型号、检修时间等都将记录在案,以便于今后的维修。

  在中国产业工人队伍中,父子同干一个行业为数不少;而祖孙三代同干一个行业、同操一门技术的应该为数不多。上文说到的现任华灯班党支部书记、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优秀党务工作者宋晓龙,就是北京一个电力工人家庭的第三代,他和祖父、父亲同为“首都掌灯人”。宋晓龙说对比父辈,我们现在工作条件要好很多。

  为了确保华灯正常运行和外观的清洁,便成立了华灯班,华灯班是随着华灯建成而建立的,历史与华灯相同,至今已有60年时间。据了解,华灯班所有成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优秀职工。

  现任的班长陈春光,重庆大学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本科学历、高级工程师、国家电网北京市电力公司优秀员,获得全国能源化学地质系统优秀职工科技成果一等奖,其研究成果可在一颗灯杆上实现智能照明、通讯微基站无线上网wifi、气象监测、信息屏、等十几项服务功能。1987年出生的韩国强、1989年出生的郭鑫琳,大学本科学历,在北京市技能大赛配电线路专业的激烈较量中,两人一路斩关夺隘,杀入前10名。最终,韩国强夺得第一名。

  近年来,华灯班获得18项科技专利,创新技术26项,以“万无一失”的安全责任感和保障政治活动“零闪动”技术高标准,2017年被评为国家电网公司一流班组,2018年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工人先锋号”殊荣。

  这满满的荣誉背后都是华灯班的工作人员多年来默默的付出所收获的果实,华灯班正是以实际行动诠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华灯班,以灿若银河之光,照亮自己,照亮世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