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封葱机 >

入局不到两年这家CVC一单就赚26倍还投了个“隐形独角兽”

2022-04-05 15:48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自动驾驶量产企业禾多科技在6月份完成B轮融资后,10月又迎来了C轮融资,独家投资方是广汽资本。投中网获悉,广汽资本投禾多科技后,占股比例超过10%。

  创始人倪凯的背景是清华本硕,佐治亚理工学院博士,毕业后先后在微软、百度、乐视工作。2017年6月创立禾多科技,此前已获得来自IDG、红杉中国,BAI等机构的连续四轮投资,之前还被评为“2021中国隐形独角兽”之一。

  广汽资本为何能独家投到这家当红自动驾驶公司的C轮,这家“正式入场”不过两年的深口袋CVC为什么会如此积极地出手?

  2020年6月,大众汽车新车销量远胜于特斯拉,大众CEO赫伯特·迪斯在内部会上声嘶力竭:“没有一行软件代码是我们写的!”大众之后高调转型,要将自研软件占比提升到60%。

  造车新势力、自动驾驶搞得风风火火,传统车企们很焦虑。纵观广汽资本这两年迅猛的布局,也是传统车企寻求转型的缩影。

  广汽2019年底高调宣布向科技转型,将智能网联和新能源车作为核心,广汽资本2019年现半年开始活跃,投资项目数量剧增,2020年投了9家企业,全年投资总额超过11亿元人民币,2021年到现在为止出手了13个,出手额超20亿元,就是说在过去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家“新入场”的CVC已经连续投出30多亿。

  第一,围绕主业投,“不是什么赚钱投什么”——这是所有CVC的1.0版本,本身不稀奇,但广汽的好处在于,汽车产业链实在太火,因此可选项空前地多,芯片、锂电、半导体、自动驾驶甚至元宇宙,怎么投都不会错;

  第二,投完真能帮上忙。比如之前的大手笔出手中航锂电,中航锂电要从航空电池往新能源汽车电池转,早期产能还不高,现在呢,电池装机量今年1~2月增长了15倍,增速排名第一;

  第三,抢得到当红项目,投得不晚。比如地平线,这家公司上演了众所周知的团购,但广汽资本在B轮就进去了;而上一轮投后估值达到600亿元的中航锂电,广汽也是投进了Pre-A;

  第四,愿意尝鲜,比如元宇宙,不懂不要紧,还有需求兜底。6月份广汽资本投了元宇宙公司宸镜科技,广汽资本总经理袁锋坦言不懂元宇宙,但宸境科技可以帮助提升驾驶体验,比如做抬头显示,提供软件算法;

  第五,有回报。一个月之前南都有报道统计过,中熔电气已上市,估值增长超20倍;巨湾技研增值26.5倍;道通科技截至6月30日市值近400亿,增值超7倍;广电计量退出,收益率超5倍;

  第六,除此之外,广汽资本还做了多家机构的LP,包括火山石资本、华登国际、武岳峰、中芯聚源。

  汽车自动驾驶技术发展了10余年,最初行业主攻方向是无人驾驶出租车,希冀一步到位代替人类驾驶员,主导者就是由谷歌分拆出来的Waymo。资本也开始追捧,但到了2019年,商业化不太顺利,行业进入相对低谷期。

  但在另一条线路上有了新机遇,这些企业安排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先行上车,逐步迭代,希望系统在人类驾驶员的监管下,逐步走向无人驾驶,代表企业就是特斯拉。特斯拉全球累计售出超100万辆量产车型,累计行驶里程超30亿英里。

  自动驾驶初创企业在创立之初没有生产与销售业务,基本都追随Waymo路线,后来无人驾驶出租车面临商业化困境,不少人工智能领域权威专家也担忧完全无人驾驶技术的前景。

  而在另一边,车企谋求升级发展和科技化转型,需要大力发展具备辅助自动驾驶功能等智能网联技术产品。这样一来,自动驾驶初创企业就开始与汽车企业密切合作,走上量产之路。

  2017年6月,倪凯创立禾多科技,之所以确立量产路线,倪凯曾说,“因为看到量产路线会有非常快的迭代发生。这种迭代不仅产生非常好的商业模式和现金流,而且带来的工程经验和数据积累,对最终实现无人驾驶有帮助。

  禾多科技创始人倪凯本硕在清华就读,读研时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课题组,这是他最开始接触自动驾驶。

  之后倪凯前往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读取计算机博士,毕业后先后在微软、百度、乐视工作。他在微软参加了一个由比尔盖茨智囊团成员领导的秘密机器人研发,在百度参与主导了百度无人车和无人机项目的研发,后在乐视任过超级汽车智能驾驶副总裁。

  2017年6月创立,当年10月禾多科技完成IDG资本、四维图新、知行科技、BAI资本的天使轮投资;一年后,完成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领投方是红杉中国,IDG、泛海投资、四维图新和BAI等跟投。

  2018年12月香港最快开奖现场888593。禾多科技发布了自动驾驶代客泊车系统HoloParking。

  2020年8月源星资本、混沌投资、IDG资本、四维图新投了A+轮,2021年6月完成B轮融资,4个月后,广汽资本独家投资了C轮。

  禾多科技这个项目是广汽研究院推过来的,广汽资本总经理袁锋说,“产业资本就该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极限,从各个渠道上获知优秀项目。”

  2年前结识,为了与广汽合作,禾多科技用1年通过了广汽严苛的认证标准。现在双方在行车L2++功能开发、自主泊车和记忆泊车功能开发方面有了成果,还开展了L3及以上的自动驾驶技术深度研发。

  如今HoloParking泊车自动驾驶系统实现量产,聚焦高速、城市道路的场景的HoloPilot行车自动驾驶系统快要交付。广汽预计,搭载禾多自动驾驶技术的多款广汽车型在2022年陆续上市。

  广汽资本总经理袁锋说,“我们招有产业背景的人。”他本人在广汽集团工作超14年,对汽车产业链和出行领域颇熟悉。

  对广汽来说,这是在占据战略资源;对禾多科技来说,得让ADAS解决方案落地。禾多科技商业副总裁黄雷曾说,“对智能驾驶而言,优秀的体验是实现大规模装载的前提,要改变传统汽车从功能到体验的思维定式,反其道而行之,场景、数据、交互为先。”

  反观这一领域的另一家企业纵目科技,在今年6月完成1.9亿美元的D轮融资,由小米领投,这也是小米在宣布造车以来投资的第一家自动驾驶公司。

  广汽资本还出手了另一家自动驾驶相关企业——奥特酷,从事车联网、智能车载平台、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 /自主无人驾驶AD平台的开发,提供自动驾驶系统平台。2021年11月完成新一轮融资,领头方是富士康、高瓴创投、IDG资本。

  已经造车的、将要造车的,都在不同程度寻求与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合作。

  2020年6月,尽管大众汽车的新车销量远胜于特斯拉,但他们把特斯拉列为头号竞争对手,大众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内部声嘶力竭,“即使在今天,几乎没有一行软件代码是我们写的”。之后大众提出转型,要将自研软件占比提升到60%。

  2021年9月,大众计划成立一个风险投资基金,初始规模3亿欧元,用于投资脱碳项目和初创企业。迪斯表示,碳捕捉是可行的,但成本高昂,对于一些新技术而言,扩大业务和扩大规模很关键。

  更早一些,外媒也曾报道称,韩国第三大财团SK控股将与吉利分别投资3000万美元,成立一支新的汽车产业投资基金。通过引入其他出资方,基金的总规模预计将达到3亿美元。

  广汽属于国内首家A+H股整体上市的大型国有控股汽车集团,2019年底说向科技型企业转型,“1615战略”里将智能网联和新能源汽车作为战略核心。

  根据战略方向,广汽以自主创新与合作两条腿走路。研发体系上,广汽研究院为主体、合资企业研发中心、零部件企业辅助支撑,做智能网联、新能源核心技术自主研发体系;对外开放合作上,还与华为、腾讯等达成协议,2021年4月与华为合作开发L4级自动驾驶汽车,2024年量产。

  广汽资本不像之前论述的CVC碧桂园创投,它的打法就是在围绕战略。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说,投资不是什么挣钱投什么,而要突出主业,有帮助投。

  广汽资本是广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很明显在2019年下半年起新四化相关所投项目数量剧增,2020年共投资9家企业,2021年所投项目数量更多,到现在为止已出手13个项目。在这背后,广汽集团2019年下半年提出四化转型——新能源、智能、网联、共享。

  袁锋分享,今年看了大概有240多个项目,最后进入初步立项的大概50多个项目,再筛掉20个做最终立项,最后投资10多个。

  逻辑主线有三个,一来做供应链向投资;二来投广汽转型过程的技术短板。这也是传统车企们亟需变革与赋能的地方。

  除此之外,广汽资本袁锋说,他还有一个重要功能——技术前哨站,“这个东西当时别人看不懂,你投了,回过头来,你告诉整个产业它的作用。”

  供应链方向,2020年11月,广汽大笔出手中航锂电。众所周知,新能源的重要布局是电池——电池在整车制造成本中占重要比例,广汽找电池生产企业合作,找到了中航锂电。

  中航锂电此前主要为航空领域制造电池,产能并不高。转型为新能源汽车做电池,装机量今年1~2月增长了15倍,增速排名第一。广汽资本投资后,中航锂电与广汽一起研发电池,现在为广汽的装机量约在八至九成之间。

  而广汽埃安2021年1-11月累计销量达到106985辆,已完成今年年销十万的目标。广汽资本还为中航锂电带来了其他的资本,比如红杉的投资、招行广州分行的贷款。

  补技术短板,广汽资本比较早期的时候入了地平线。众所周知,在智能汽车制造方面,传统汽车还无法与特斯拉比,没有造芯片的经验,也没有很好的人工智能算法能力。大家当然加快这方面的投资布局。

  地平线在今年的融资中上演了各家机构大团购,广汽资本在B轮和C轮就已进入,袁锋说,他当时出手不是基于芯片国产替代的思路,而是基于产业视角。广汽资本在研究的时候认为,世界上其实没有几家企业能做出符合中国路面场景的芯片,地平线在做,就该拿下。

  至于技术前哨站这一投资路径,2021年6月,它投了元宇宙公司宸境科技,看上去与产业关系不大。但除去元宇宙标签,宸境科技是一家空间智能研发商,即用应用空间计算能力和AI技术将空间、场景、数据、用户连接。袁锋坦言他不懂元宇宙,但宸境科技可以帮助他们在驾驶体验上提升科技感,比如大屏的抬头显示。

  广汽资本还是火山石资本、华登国际、武岳峰、中芯聚源的LP,他们找的是投芯片多的机构。

  2020年底开始,芯片荒席卷汽车制造业。过去车企不直接跟芯片厂商打交道,只跟零部件供应商打交道,在抢芯片这件事上周期长。而消费电子企业直接与芯片厂商打交道,对芯片市场敏感,他们就比车企提前布局。

  广汽开始通过投资在芯片上布局,比如投资粤芯半导体和中芯集成,后者是中芯国际参股公司,股份占19.575%。· 2019考研英语翻译每日一练:改革开放

  •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