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大道向前·沿着总书记足迹丨矮寨大桥:深山“圆月亮”

2022-04-23 07:23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晴日当空,浮云缱绻。2013年11月3日下午,习总书记来到位于吉首市的矮寨特大悬索桥视察。

  走上大桥,习总书记饶有兴致地沿着矮寨大桥观光通道边走边看。“大桥两索塔间跨度1176米,跨峡谷跨度世界第一;首次采用塔、梁完全分离的结构设计方案;首次采用岩锚吊索结构,并用碳纤维作为预应力筋材;首次采用‘轨索滑移法’架设钢桁梁。”在听说这座凌空飞架于大峡谷之上的大桥创下4个“世界第一”时,习总书记盛赞:“这就是中国的圆月亮。”

  崇山峻岭中,一条条乡村公路蜿蜒盘旋在山间,连接着深山各个村寨。了解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交通条件不断改善,特别是乡村道路网已基本形成,习总书记很高兴。他指出,贫困地区要脱贫致富,改善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很重要,这方面要加大力度,继续支持。

  吉首市矮寨镇家庭村,苗家阿妹秧梅开(左)跟着奶奶学织布绣花,学做传统服饰。

  作为包头—茂名高速公路关键控制性工程的矮寨大桥建成通车后,因“溪山阻绝、非人际所履者”而藏于深闺的湘西之美,通过这条云端“天路”,有了被看见、被打开的便捷通道。

  2013年11月习总书记考察之后,矮寨大桥的创新乐章仍在持续奏响:新修的乡村公路将藏在大山的村村寨寨串联起来,通过高速公路连接外面的世界。尤其是2021年,张吉怀高铁呼啸进武陵,神秘大湘西搭上新时代快车,融入更广阔天地。

  薄雾升起,矮寨大桥的红色桥身在虚无缥缈的云雾中若隐若现,耀眼夺目。似一首印在大地的诗,又像一条攀上天际的虹。

  大桥下的德夯大峡谷,春浓、山青、水绿,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与蓝天白云相接,田野、河流与村寨升腾起人间烟火。

  4月8日,记者站在矮寨大桥茶峒岸远眺。这座被习总书记赞为“中国的圆月亮”的矮寨大桥,如今已通车10年,四周险峻高耸的青山依旧,金黄的油菜花绽放在峒河两岸。

  “当年,总书记就是在矮寨大桥吉首岸下车,顺着这条绿色台阶走上了观光通道。”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湘西管理处原处长聂善文,仍清晰记得当年情景。

  绿色楼梯被保留下来。每年数以万计的游客乘手扶电梯或透明观光电梯,到达观光通道,俯瞰峡谷风光。

  习总书记在观光通道上的驻足之处,被显眼的黄色标记出来,成为景区人气最旺的“打卡点”。

  聂善文回忆,当时看着眼前美景,总书记发出畅想:在这里摆个茶几,沏壶茶,聊聊天,赏赏景,多么惬意啊!

  去年,矮寨大桥吉首岸的悬崖绝壁中“长”出一个T字形水晶盒,游客可坐于内,听峡谷清风徐徐成歌,赏苗寨村庄日升日落。“这儿四季风景各异,希望总书记再来喝杯茶,赏赏景。”矮寨奇观旅游区导游杨丽丽充满希冀。

  巍巍武陵,群山绵延。矮寨大桥贯通了湖南、重庆、贵州等省市的几大高速公路网,打破了制约湘西发展的交通瓶颈。

  “矮寨坡,山连山,一十三道弯,弯弯都是鬼门关。”湘西行路之难,难在矮寨。

  1936年,湘西地区第一条公路——湘川公路全线通车。其中一段矮寨盘山公路仅长6.25公里,垂直高度400多米,坡度大于70度,得胆战心惊开行半个多小时方能通过,堪称“世界公路奇观”。公路最窄地段不足4米,两辆小车在最窄段不能同时通过,堵车更是常有的事。

  “天路”昂首,群山钦叹。矮寨大桥通车后,曾经要走30分钟盘山公路,如今只需1分钟;从长沙开车去重庆,全程由原来的16个小时缩短至现在的8个小时。

  4月8日下午,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矮寨大桥北岸高坡上,矮寨镇阳孟村种植大户杨元妹正忙着给300多亩金秋梨剪枝。

  有了桥,修了路,曾经最远只卖到吉首的金秋梨,现在已经走俏长沙、广州、深圳、北京等地,还有不少外地货商赶来收货。“以前哪里有货商上门哦。我自己开小货车运梨子,路上颠簸一个多钟头才到吉首,还得烂一小半。”杨元妹回忆起之前的日子直摇头。

  去年,杨元妹家的矮寨高山金秋梨产量达25万公斤,产值达100万元。今年,她准备开发梨罐头、梨膏等二次加工产品,做强电商,卖到全国各地。

  在天水相映的碧绿深蓝里,大桥跨越高山峡谷,连通江河湖海,连起一条条康庄大道,成为名副其实的民生桥、产业桥、致富桥、幸福桥。

  如今,矮寨大桥的日均车流量超过1.4万车次,游客车流以及农产品货运等物流运输车辆约占比40%。白云贡米、湘西黄金茶、猕猴桃汁、葛根粉、腊肉……湘西偏远山村的农产品源源不断地经由高速公路运往全国各地。曾经贫困的武陵山区,正通向美好生活的彼岸和充满希望的未来。

  距离矮寨镇6公里,盘山公路蜿蜒而上。海拔700多米的高山台地上,四面悬崖绝壁,幽岩邃谷,家庭村就坐落在此。

  矮寨大桥通车时,家庭村还是湘西州唯一没有通公路的村子。一寨人守着乌油油的板壁青瓦,泥垣竹栅,一湾子靠天吃饭的水田,简单生活。

  村民下山绕不开悬崖,进出要走陡峻的山路、爬藤梯。买点农副产品回家,全靠肩背担挑上山。“都说家庭村的村民是湘西力气最大的,当时为了少走一趟,一次得背100公斤呢。”矮寨镇文化旅游服务站站长施云生说。

  在政府支持下,家庭村在岩壁之上凿出来一条“七拐八弯”的乡村公路,于2013年12月通车。“现在村民都开车上下山,可没有当年那力气咯。”施云生打趣道。

  白云深处,大山之间,一条条乡村公路蜿蜒而出。游客盈门,古老苗寨迎来生机。

  苗家阿妹秧梅开租下舅舅家的老房子,开了一家名为“嘎婆屋”的民宿,意为“外婆家”。开业第一年,净赚5万元。当地5户村民见秧梅开发了财,也纷纷办起了民宿。

  到2021年底,湘西州已建成农村公路10620.367公里,直达每个乡镇、村、组。今年,湘西州还将提质改造180公里农村公路。

  2009年时,隘口村仅有100余亩祖辈留下来的老茶园,能扩展到现在的万亩茶田,隘口村村支书向天顺说:“搭帮了村里的路,乡村产业振兴的路也打开了!”

  十多年前,隘口村土路泥泞,只能靠马驮茶苗和肥料上茶山。肥料100元一包,马运一趟肥料也要100元。种茶成本高,村里没人愿意干,茶园面积一直拓展不开。

  土路从2米拓宽到3米,再拓宽到5米;运输工具从马变成了三轮车,又升级为小货车。茶园面积跟着在变,由100亩到300余亩,再到8000余亩,直至现在的19000余亩。

  沿着新修的乡村公路,山沟沟里的黄金茶坐上大货车跨过矮寨大桥,卖到了法国、英国、赤道几内亚、老挝、泰国等国家。去年,隘口村共收获10万公斤湘西黄金茶,销售额达1亿元,黄金茶里真正生出“黄金”。

  “泡一杯黄金茶,住一晚茶居民宿,吃一顿茶餐。”向天顺说,村里正着力打造“隘口茶旅小镇”,发展乡村旅游业,带动更多村民增收致富。

  以路为媒、联动融合,农村公路作为乡村产业发展的基础“骨架”,不断疏通乡村振兴的“经脉”。

  今年,省委、省政府继续将农村“三路”建设列为重点民生实事项目,明确完成农村旅游路、资源路、产业路提质改造5000公里、建设农村公路安防设施6000公里。

  吉首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向晖鹏介绍,吉首市百里茶廊环线旅游公路正在建设。建成后,吉首市9大旅游板块可互联互通,还能覆盖吉首市8万余亩茶叶产区,让湘西黄金茶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金饭碗”。

  德夯,苗语意为“美丽的峡谷”。1987年,德夯大峡谷就被开辟为旅游景区。但囿于交通环境和接待能力,峡谷内的断崖、石壁、峰林、瀑布、原始森林等绝景未被外人知晓,一年的游客量不过10万人次。

  2021年,矮寨景区与德夯大峡谷景区、十八洞村“打包升级”,成为5A级景区。曾经沉寂的德夯大峡谷更加吸引着世人,景区还推出飞拉达、云中漫步、高空秋千、高桥蹦极、高桥矩阵等五大高空极限项目,游客成几何倍数增长。吉首矮寨奇观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马磊介绍,2021年,矮寨奇观旅游区接待游客332.1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2亿元。

  俯瞰三湘大地,高速公路内联外畅、高速铁路加速延伸、农村公路进村入户、水运航道通江达海、民航网络全面拓展,接待四方来客,速度更快、步履更从容。

  今年,我省计划完成投资1000亿元,进一步加快完善高速公路、普通国省道、农村公路等高质量交通基础设施。其中,平伍、伍益、宁韶、江杉、城陵矶5个高速公路项目确保年内建成通车。

  矮寨大桥的通车唤醒了沉睡的大山,羞答答和大家打了个照面;张吉怀高铁呼啸而来,把游客往湘西大山里引来,更多宝藏被发现了。

  “抬脚就走,屁股还没坐热就要下车了。”吉首大学大四学生历丹回想起来,依然止不住笑意。

  2021年12月6日,张吉怀高铁开通首日,历丹花14元购买了一张高铁票,上车11分钟后,就从吉首东站“瞬移”到了凤凰古城站。高铁未开通前,历丹想去凤凰过周末,需要去吉首站乘坐大巴,一个半小时,23元。

  全线公里的张吉怀高铁,如一道银色的闪电挺进“溪洞蟠深,地势险远”的武陵山区腹地,将武陵源、天门山、芙蓉镇、猛洞河、矮寨大桥、德夯大峡谷、凤凰古城等多个世界级、国字号文旅品牌串珠成链,为湘西地区文旅快速发展打通了“主动脉”,启动了“新引擎”。

  起伏的群山、馥郁的美酒、地道的长龙酒席、独特的土家织锦和苗族刺绣……湘西人燃起篝火,敲起锣鼓,跳起摆手舞,尽情展现山水人文的无穷魅力。

  十年前,矮寨大桥还没通车,我随父母从吉首火车站坐中巴车,绕了一个小时山路方才到达矮寨镇,又搭上当地村民的小货车晃悠悠到了德夯苗寨。

  当时,妈妈指着头顶上方建设正酣的矮寨大桥对我说:等大桥通车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这次来矮寨大桥采访,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到这座“仙气飘飘”的大桥。乳白色薄雾托着大红色的桥身,桥上三两汽车飞驰,“嗖”地一下,不过一分钟就从桥这头到了那头。

  湘西群山峻岭之间,1000多名建设者昼夜苦战1800多天,征服5大世界级难题,创下4项“世界第一”,这才成就了如此宏伟的悬索桥。

  而在贵州省平塘县,被誉为“中国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也在群山中仰望星空,探求着宇宙奥秘。

  这个目前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已是中国科技创新的一张代表性“名片”;矮寨大桥也用实力说话,被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推荐为“十大非去不可的世界新地标”,成为美丽湘西走向世界的又一张“新名片”。

  “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曾说过:“天眼是修给下一代的。”矮寨大桥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小孩现在接棒,要把产业做大呢。”“现在家乡旅游发展得好,哪里还需要往外跑。”在采访中,我听到不少这样的话语。

  站在矮寨大桥上,我仿佛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这是一颗希望的火种,承载着一代人的愿景,燎原了整个湘西。

  探索世界的大门敞开了,湘西人民的精气神起来了。我相信,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和传承,未来他们将跨越更多“群山”,奔向更加美好的未来。上海致力“科技世博” 环保22504com澳门资料四肖

  •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