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一部献给母亲的长篇巨作

2021-09-03 00:54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长篇小说《你为谁辩护》以及同名电视剧曾掀起一股热潮,让许多读者和观众认识了小说作者王小鹰。多年来,她的作品接续荣获人民文学奖、全国中篇小说奖等多项大奖。日前,王小鹰第10部长篇小说《纪念碑》(上下卷)出版。书中,她将这部长达50万字的作品献给母亲,也献给曾把青春和热血奉献给民族解放事业的战士们。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朱德蒙 实习生 王宇琦

  王小鹰父母都是抗战时期的老战士,参加过多次战役。她的父亲芦芒是画家、作家,也是传唱久远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词作者。据悉,刚迈入新世纪之际,她陪83岁的母亲参加皖南事变殉难将士牺牲纪念活动,当见到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革命遗孀坚持每年都来悼念亡夫,王小鹰被深深震撼。在母亲的帮助下,她采访了多名老战士,听到了许多在战役中壮烈牺牲的女兵故事,还有比她们的人生更璀璨、更绚烂的吗?当时我就萌发了要为她们写一部长篇作品的冲动献给将青春和热血奉献给民族解放事业的战士们。

  看到母亲许多战友都出版了回忆录,王小鹰便对母亲说,也要给母亲写。于是,10年间,母亲用颤巍巍的手,亲自写下7本厚厚的日记,为女儿准备了详尽的创作素材,然而面对这段沉重的历史,王小鹰却迟迟不能下笔。母亲多次询问她,为何还不开始写呢?王小鹰回答,不想把作品局限于传记,而是想站在旁观者的立场,客观地看待老一代的历史,用自己的眼光和才华,写出更丰富、更深刻、更生动的故事。

  当我静心构思这部作品时,才意识到我难以落笔的根由。我是个笨拙的写作者,希望自己对要书写的内容做到庖丁解牛般的熟悉,写起来方能游刃有余。王小鹰表示。于是她决定到革命老区寻踪觅影,追随母亲青春的脚印。苏北根据地、安徽云岭皖南事变发生地、江西鄱阳湖都留下了王小鹰的足迹。

  她一遍遍地梳理素材修正自己的想法,同时大量阅读抗日战争史、解放战争史,思考怎样更好地讲述父辈的故事,并赋予它更深刻的内涵。回望我们父母辈为民族解放、为建立新中国浴血奋战的历史,再反思当下的价值观、人生观,我们十分需要让老一辈的理想之光烛照曾经的软弱与迷茫。我希望写出历史迂回曲折前行中的人,我希望写出社会天翻地覆变革中的人。王小鹰表示。

  怀着焦急又内疚的心情,王小鹰终于在2015年正式落笔,并于2020年完成作品,随后便是录入、校对当她终于拿到这部筹备了20年的《纪念碑》时,距离母亲去世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

  回忆起创作过程,王小鹰表示,开始的工作还是十分艰难的,第一年进行得非常缓慢,太多的素材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奥,庞大的结构、众多的人物我一时掌握不了要领,停滞不前。重新阅读素材笔记,梳理脉络后,我请出另一位叙述者,以她的视角承担了部分情节的推进。头几节几乎都推倒重新来写,随后进展才顺利起来。如今的王小鹰在生活中依然保持着一种古朴的生活习惯,不用手机打车、不用微信,也不通过电脑写作,或许读者无法想象,这本50万字的长篇巨著,是她一笔一划亲手在纸张上写出来的。

  《纪念碑》是王小鹰的第10部长篇小说。作品以改革开放初期上海某区区长史引霄为线索,展开了改革故事与革命往事相互交叠、两代人的命运相互交织的丰富情节,描绘出一批抗战时期的老战士和他们的后代,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始终以赤子之心报效祖国的鲜明形象,真实还原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改革开放的历史场景。

  有评论称,新作延续了王小鹰一贯的写作风格,情节绵密、人物众多,在从容的叙述中展露出浓厚的书卷气息。她将宏大与细腻、坚定与浪漫、严苛与宽容、残酷与温情融于一炉,使这部鸿篇巨制别具光彩,同时又充分发挥自己善于编织故事、掌控情节和人物关系的功力,给担负厚重主题的长篇巨制设置了引人入胜的入口、情感充盈的空间、余味悠长的结局。

  《纪念碑》的出版不仅是王小鹰一个人的成绩,也同样凝聚了母女两代人的心血。王小鹰说:《纪念碑》是我所有小说中人物最多的一部,每个人物都是着意设置又精心刻画的。史引霄、平楚、姚家兄妹等,都是我崇敬的前辈,倾注了我对他们的怀念和追慕。青玉、史雪弓等人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缩影,他们开朗坚定,有理想有抱负,在岁月的动荡中命运蹭蹬。《纪念碑》对我来说是一部有特殊意义的小说,相信它也是一部能带给读者深刻的阅读感受的小说。

  在评论家项静看来,《纪念碑》的故事属于当代文学中久经耕作的领地,历史叙事的方式也有众多作品采用过。有所不同的是,它所叙述的时代处于新旧的交接点上,处在革命往事与改革故事的交叠部位,作家在作品中要解决的是对已知或者可知的事物的描述,或者说曾经知道又被遗忘的,通过适当的故事方式去召回。

  从小说的开端可以看出,《纪念碑》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现代小说,而是融合了传统文学的笔法,枝节繁茂,人物众多,讲究草蛇灰线,藏与露的比例。小说不仅以第三人称全知视角叙事,还有史青玉的第一人称叙事,她以日记记录自己的情感和对身世的疑惑,补充了第三人称叙事难以深入的部分。作为养女,她在史家身份特殊,在史引霄、平楚被下放干校时,她里里外外承担起了照顾弟妹的责任,史青玉独立自强又善解人意,内心丰富又成熟理智。在王小鹰看来,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角色来担当叙事者,是因为她的故事承前启后,贯通历史和现实,她想寻找生母就要追溯历史,她与史元同的情感纠葛也跨越了时代。虽然她的叙述带有强烈的个人情感,但还是在小说结构中担当了起承转合的作用。

  《纪念碑》的开端像一个紧张而惊险的悬疑故事,充斥着压抑的气氛和暗影憧憧的人物,王小鹰对不同层面的悬念设计,也为这部大体量小说的叙述提供了强大的凝合剂。但《纪念碑》又绝不仅是一部悬疑小说,王小鹰说:我想在历史与现实之间,以悬念的有力牵引来贯穿全篇。就小说的现实来说,动动画笔绘画正气美好生活百元购书卡。谜是客观存在的,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我在构思全局时,并不打算将谜底全部揭开。有些谜底可以在情节的推进中逐渐明朗起来,有些谜底却始终云遮雾罩,留下些许空间令人回味咀嚼。

  王小鹰,1947年生,浙江鄞县人。1968年高中毕业后务农,1982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后任《萌芽》杂志编辑。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上海作协专业作家,中国作协第四、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上海市作协第四届理事。著有长篇小说《你为谁辩护》《我为你辩护》《丹青引》《我们曾经相爱》《吕后宫廷玩偶》《问女何所思》《长街行》等,中短篇小说集《一路风尘》《相思鸟》《意外死亡》等,以及散文集《爱情不独享》等。《一路风尘》获全国中篇小说奖,《丹青引》获上海文学艺术奖、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奖、人民文学奖,《长街行》获五个一工程奖。1998年获首届中国当代女性文学创作奖。

  • 最热文章